89届校友于兆文:我的泪光,朝着珞珈山方向

珞珈山的樱花。珞珈山位于武汉市武昌中部,由十几个相连的小山组成,武汉大学坐落于此。

一副口罩

轻而易举,捂住

庚子年的春天

全中国按下暂停键

一场冠状病毒

让所有的归程断航

咳嗽,发烧

艰于视听的呼吸声

逼停春运

逼停春节

逼停工厂开工

逼停学生开学

逼停一切浮躁喧嚣

与曾经的疯狂

良知与人性

从没有像今天这样

输给欲望,把自己逼近死亡

一座座空城

消毒水浸泡的每一个空间

无助,恐惧,心慌

遍地生长,无处可退

退守每一扇门后

居家,居家,居家

隔离,隔离,隔离

这就是中国庚子年

赫然升起的铁壁铜墙

所有的人,亲朋好友

同学故交,包括

挚爱,包括远方

从没有像今天这样

让人挂肚牵肠

就像武汉,两个字

一座城

没有像今天这样

一次次让人热泪盈眶

武汉,病了

病在春天的路上

我的泪光,一直朝着

珞珈山的方向

不忍直视呵,新闻里

天天增加的确诊数字

ICU重症病房,隔着玻璃

我眼睁睁地看着

活生生的名字

在追随死亡

欲哭无泪

谁能忍心丢下你哟

一面之交的你

素不相识的你

刚刚过上好日子的你

一家顶梁柱的你

掏过下水道的你

送过快递的你

半夜起来拉货的你

三尺讲台上的你

任劳任怨两袖清风的你……

就像我的兄弟姐妹

就像我的叔伯尊长

突然,我想起

我那乡下孤苦伶仃

风烛残年的老娘

封城之下,能否逃得出

这场来自春天的风霜

我的泪光,一直朝着

珞珈山的方向

告诉樱花

告诉东湖

告诉黄鹤楼

告诉九死一生的英雄之城

此刻,我唯一能够驰援的

只有眼泪和诗行

公交停运

饭店关门

封闭的村庄

空荡荡的城池

沦陷的码头机场

一律停泊在我的诗行之上

我分明看到一束光

一束白色的光

一束向着黑夜

向着疫区逆行的光

白色的口罩

白色的护目镜

白色的防护服

白衣战士,白衣天使

陷入最深的黑暗里

一身重负,就算伤痕累累

也要发出最美的光亮

他们为人妻为人夫

他们是儿女

他们也是父母

中国集结号骤然吹响

国人所有的祈祷与祝福

一起披于他们的行装

穿越我泪光的火神雷神哟

以风驰电掣的速度

为生命插上孪生翅膀

出征,接力,与死神赛跑

全中国紧急动员

向着一个方向

打开所有的忠诚、信仰

使命、担当

众志成城,来一次生死较量

为春天护航,为春天疗伤

我的泪光,一直朝着

珞珈山的方向

我的家在运河边上

我的运河水在流淌

就像哺育武汉人的

汉江水在流淌

长江水在流淌

不为风云在流淌

不为喜悲在流淌

就像她们无怨无悔,不忍丢下

每一个城市,每一个村庄

就像不忍丢下

每一个高贵与卑微的模样

我多么希望,风霜之后

落叶重回从前的那棵树上

我多么希望,所有的良知与真相

不再用口罩隐藏

我多么希望,人类

与大自然和谐共生

一次次向死而生之后

还给春天的,依然是

自由

尊严

和阳光

于兆文,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教育体育局宣传科科长。一九七一年十月出生于江苏淮安。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淮安市淮安区作家协会主席。

编辑:路雪 终审:邵娟

嗨,你还在看吗?